相关文章

合肥“毒保姆”暴力带娃被曝光后闹失踪 家长质疑58到家未做岗前培训

来源网址:http://www.qysjpx.com/

  我们曾经报道过这样一件事,温州市的一名保姆,将一名11个月大的女婴,连续抛起接住,并且不断猛摇。孩子家长发现之后,这名保姆竟然还辩解,说自己是在哄孩子睡觉。无独有偶,类似的事情,前段时间又在合肥发生了。

  合肥保姆暴力哄睡婴儿中介究竟靠不靠谱?

  记者看到一段监控视频,视频中一名保姆猛摇着孩子然后转圈。据了解,监控视频里的女子姓余,是合肥市的一名保姆,而她怀里抱着的,是投诉人陆女士十个月大的儿子。陆女士认为当时他的宝宝已经非常害怕了,但是保姆还是这么拼命的摇,实在是不妥。

  陆女士告诉记者,她和爱人因为工作繁忙,所以4月初,通过一个名叫“58到家”的手机客户端,寻找家政保姆。这个APP宣称他们所提供的保姆都通过了资格考核和职称认证,如不通过是不会推荐到雇主家中的。

  4月10号,这家网络中介平台,给陆女士推荐了余大姐,并让陆女士签订了一份三方合同。合同中明确注明,保姆余大姐的技能级别是中级,并且接受过培训。在这过程中,陆女士向对方汇款了4550元,其中包括(中介)信息费1050元,是保姆一个月工资3500元的30%。

  除了对摇婴儿帮助入睡的做法不满以外,陆女士也对余大姐给婴儿换尿不湿的做法提出了异议。原来,余大姐的做法是把宝宝的腿拎起来,把他的头闷在底下,这时宝宝已经大哭,可余大姐还在一边说着“打死你”一边用手拍打着婴儿的屁股。

  发现孩子受到这样的对待,陆女士很是伤心和气愤,随后,她就找余大姐去理论。可是对方的回答让她很无语,余大姐竟然表示她们农村就是这样带孩子的。

  出事以后,陆女士也带孩子去了医院,但是因为孩子只有10个月,所以,医生现在也无法对孩子进行全面的检查。陆女士认为,剧烈晃动,可能会造成孩子在语言方面的后遗症,包括轻微的脑震荡,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孩子现在不配合检查,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密切观察,密切随诊。

  家长质疑保姆和中介维权之路任重道远

  “对于农村人就是这样带孩子”的解释,别说是陆女士了,就连旁观者听了也很气愤。可让陆女士想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是通过网上中介平台,选择了一位经过培训的保姆,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58到家”曾安排陆女士和余大姐见过一次面。从当时的录音中可以听到余大姐认为她没有想到要虐待小孩,声称当时她不知道小孩不能这样抖。陆女士也询问过保姆的家人,但她的家人表示余大姐从来没有做过家政行业。

  从那以后,陆女士就再也联系不上余大姐了。为了给自己和孩子讨个说法,陆女士去了“58到家”合肥办事处很多趟,但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都是以“有事去找保姆”的理由回绝。

  直到4月27号,“58到家”北京总部,给陆女士发了一份通知函,并给陆女士打了15500元钱,其中,10500元是补偿陆女士10倍的信息服务费,5000元是先行垫付陆女士孩子的身体检查费。对方告诉陆女士不管怎么样钱已经打给你了,保姆余大姐已经被公司“拉黑”,永不录用。

  “58到家”合肥办事处运营部负责人曹威说:“我们所有的员工,所有的管理者,都非常的抱歉,如果客户觉得我们处理的不满意,或者她自己还有什么诉求,可以通过法律的手段解决,如果想起诉这位保姆,北京总部会先行垫付诉讼所需的费用。”

  而当记者询问公司是如何对这位余大姐进行培训和考核的,曹威则表示,保姆培训涉及到商业机密,不便对外透露。而对于曹威的回答,陆女士提出了质疑。因为在之前那次见面中,保姆余大姐表示自己从来也没有接受过任何相关的培训。

  现在,陆女士想通过法律途径,向“58到家”合肥办事处讨个说法,但她却又遇到了一个难题。当时签合同,她忽略了里面有一条,在合肥签的合同,但是要到北京朝阳区去维权。此时合肥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都不愿意向陆女士提供公司总部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只说他们会逐级把问题反映上去。

  编后

  类似的“无良保姆”,我们报道过很多。在这样一起起让人愤怒的事件背后,我们发现,这不仅仅是个别保姆自身素质的问题,更是暴露了家政行业的乱象。从业人员门槛低、素质参差不齐,行业存在监管空白,缺乏对应监管部门,如果不能改变这些现状,还是无法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对于此事,我们也会继续关注。(第一时间)